Wednesday, August 21, 2013



有時候必須生吞活剝,方才感到真切。

Tuesday, July 23, 2013



三百多個日子以前, 手機裡只有十來個號碼, 只出不進。我最常聯繫的同學回到嘉義老家, 最常聯繫的理由也漸漸不見了, 各有各的喜怒哀樂。我開始不為精神所苦, 也許想必是一些凌駕在形而上的某些東西讓我分心, 但知道結果並非如此的時候, 我大笑。

天大的庸碌沒有困住我, 每一個早晨都如同初來乍到, 每個夜晚卻又像洗盡鉛華。甘之並不如飴。那些一分鐘的極短篇, 有聲有色, 我把奇觀建構得更奇觀, 也可以說是一種扭曲。我說, 你來這裡, 拍人民痛哭拍官員奸笑拍小偷小盜躲躲藏藏拍貪婪大戶面不改色, 有人坦承有人辯解, 更多的是睜眼說瞎話。荒謬不足為奇, 所以我這陣子電影看得很少, 因為置身在更大的戲棚, 裡外都是觀眾。
這是三百多個日子以後的事了。




Monday, September 3, 2012



質詢過去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

Wednesday, August 22, 2012




昨晚Ke送我回內湖, 漫長的國道, 排列有序的路燈不再恍惚, 也許是有Blur環繞我們的緣故。黑幕降臨, 也可以是第一個鏡頭。如果說明天我突然有勇氣去做些什麼, 那都是因為生命本身也有力量, 沒能死去的, 就要活來了。

Friday, July 20, 2012

流水帳, 不寫也可以忘了。
前天突然變得很遠, 那個中午沒有防曬就跑出門了, 還是回學校拿畢業證書, 跑上跑下, 山洞的破報桶空著, 暑假的學校讓人耳清目明, 雖然除了炎熱還是炎熱, 就跟第一天我獨自跑去學校探索的日子一樣熱。而因為其他的原因, 我記得那一天我穿白襯衫。
在等待660的時間裡, 坐在相同位置的我已經不會如坐針氈。沒有糾心。搭到了戲院換票後就一連串的去買東西, 大創裡面有毛毛最愛的貓抓版, 還買了便當袋, 鞋墊, 還有什麼想不起來, 但我第一次刷卡, 消費時我覺得我徹底被收編了。
之後在走去書局的路上, 遇見表姐, 差點認不出來, 她的反應好像我們昨天才見過, 但在台北的整整四年我都沒看過她, 天氣很熱, 我說她在路邊工作不會受不了嗎?她回答說一點都不熱。她的睫毛黏得好牢固, 眉毛很淡且額頭上沒有汗水。
繼續走進書局後發現還是個大雜燴, 蠻慘的, 翻了幾本沒辦法讓人駐足的書, 但是買了翻都沒翻的其後, 還很不好意思的拿了radiohead的專刊結帳後就逃走了。然後去屈臣氏買防曬乳, 這時候手上已經好重...而電影看罪愛妳, 中文片名總翻譯得讓人難以啟口, 原來女主角叫Alba, 她真的是超級入戲咖, 之前看質數的孤獨就挺迷戀她了, 一直以來我的電影哏就是畸戀, 默默, 疏離, 淡定, 罪衍...關鍵字是虛無。所以這檔的片子多桑的待辦事項, 最愛小情歌都沒有想接著看。也許該改掉這個偏見, 但屢試不爽真的很讓我倒彈。
待會要上班了, 今天是20日, 星期五, 很奇怪明明在做新聞, 卻老是忘記民國年月日, 每天都需要提醒自己一下。看來離25日越來越近了, 有開心一點點了。